移民生活:中国女人太能攒钱了 令葡萄牙哥们大吃一惊

 陈玉佳选择的“婚姻”方式为大多数同胞不理解。但她就这么做了,没有“征求”谁的意见,也不准备对谁“负责”。

陈玉佳来自燕赵故地,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的地方。2000年,第一批大规模抵埠的大陆技术移民中,有她的家庭。头几年的经历“挺一般”,租房子,熟悉环境,从学习怎么买菜、用电炉到考驾照、念大学。惟一特殊些的,是在全新的环境中,夫妻小吵天天有大打三六九,终于在巨大的压力下分手。这也不算新鲜,离婚是移民潮中一个标准景观,婚姻在全新的人生经历中破碎很正常。许多婚姻,不移民是不会解体的。九岁的男孩儿归她,前夫每月寄来一张四百加元的支票。

2003年,捧着一大堆被加拿大职场认可的文凭和牌照,操着流利的英语,陈玉佳成为一名工程师。企业在加拿大同业中排前三,第一年年薪六万。她的传奇是从这儿开始的。她的部门经理是个高大健壮、有四分之一非洲血统的葡萄牙移民。兼有拉丁血统和非洲血统的葡萄牙哥们热情豪爽不下燕赵古侠,他的经历之丰富远超出一个从校门到家庭的中国工科女生之想像。单说婚姻,共有三段婚史,对方分别是西班牙女郎、南美裔加拿大女大学生和东南亚姑娘,相识方式分别是旅游、同学和互联网,婚姻模式分别是同居、六加一(一周聚会一次)和正式结婚再分居。

接下来的更戏剧化。两个人天天共事,很快就从工作进入生活。一个是单身母亲,一个分居有妇之夫,他们开始同居。同居一年后生了个小女孩儿,这孩子有二分之一华裔血统,八分之一非洲血统,八分之三拉丁血统。双方AA,包括孩子的扶养费。陈玉佳没有坐月子,完全采取西式,原因很简单,她不做饭,就只能天天吃速冻食品,来个汉堡都算换口味。加拿大政府鼓励生育的政策不错,生完孩子休一年假,政府给开一年资,原薪水一半。一年以后老板要优先恢复原职位。孩子有奶金,最新政策,2003年后出生的孩子还有五百元奖励。  

在整个过程中,还发生另外几件戏剧性故事。一个故事是陈玉佳掏钱买了房子,付首期时,早晨有钱中午花光的葡萄牙哥们大吃一惊:“你们中国女士,太能挣钱了!”他的年薪是八万,不嫖不赌,口袋里天天空空。房子当然完全归陈玉佳,她现在休产假,拿政府的半薪,正很认真地考虑向同居者收房租。另一个故事是,葡萄牙哥们和东南亚裔妻子在打官司,官司牵涉很多,本来就没钱,还要付大笔律师费。这个案子足够另外再写一部小说或者拍部电影。第三件事,热情的拉丁汉子在工作中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上上下下有些磕磕绊绊,随时有失业可能。好在这哥们转了大半个地球,家庭解体、长期失业甚至露宿街头,都是家常便饭,没什么可愁的。

远徒加拿大的中国移民,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传奇,无论是在国内还是移民之后。这些传奇中充满各种各样的经历,不仅完全脱离中国的文化传统和所谓道德规范,在加拿大这个平缓安静的国度,也算惊世骇俗。只要不违反法律,这些人完全可以依照自己的思路活下去,并不比那些循规蹈矩的同胞活得更累。

相关阅读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