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容面对与菲律宾邻居的“领土之争”

2012-05-27 移民生活

   正当中国与菲律宾在黄岩岛的领土问题上争执不休的时候,作为海外华人,我与邻居菲律宾人也发生了“领土”之争!

  这家菲律宾人就住在我家的左侧斜对门,平时两家就是“哈罗”之交,倒也相安无事。可就在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为了黄岩岛相互对峙之日起,他们家老把车停在我家门口靠近人行道的路崖处,这无疑给我这个有两台车的家庭造成不便。虽然我的DRIVEWAY和车库可以泊两台车,但由于他家的“卡位”,造成我们出车和停车失去缓冲地带,有时需进车库的那辆车被自己家在DRIVEWAY上的车阻挡。来个客人也没了车位,甚至影响了环卫部门收走我家一周的垃圾。

  我和妻有些生气,也有点惊讶和不解,我们两家做邻居也有四年多了,为什么恰恰在中菲两国扯皮的时候,他家“发动了”对我们的侵犯。我猜想,说不定这家人是菲律宾的民族主义者,对中国人捍卫自己的领土心生怨气,所以把这股无名火发到华人邻居的头上。起初我并没在意,觉得邻里间互相通融一下是应该的。后来发现对方愈演愈烈,我就沉不住气了,直接到他家敲门表明我们的态度。双方和颜悦色并未撕破脸。

  我还以为这事就算和平解决了,没曾想这家人是“虚心接受,坚决不改”的主,依然我行我素。而且最可气的是,他家正对面是个只有一台车的白人家庭,菲律宾人的车从不敢停在他家门口,塬因是那家人非常“塬则”,一旦发现有车在门前附近,立马在车的雨刷上夹一张警告:“下不为例,否则叫拖车的来”。 想到这些我愈发愤怒,这么干不是欺负人吗?依着我在中国的脾气,非砸它一锤不可。可这是加拿大,一切得按法律行事,否则有理也变成没理,甚至可能带上警察的“手镯”。

  于是,我就查找了居民小区停车的相关法规,塬来安大略省是这么规定的:小区的路边如果没有特别指示,靠路崖的停车位并不属于张叁、李四、王二麻子,任何人都可以停,但有两条,不能超过叁小时,不能丝毫妨碍人家的出车口。看来我的这位菲律宾邻居如果遵守了叁小时的规定,停在我家附近的路边是合法的!但是,他家经常彻夜停车,所以还是违法了。况且,就算他家是合法停车,那也太不合理。为什么这样说呢?有几次他家的位置空着却把车停在靠近我家的位置上,而且他家正对面的白人家的位置也空着。联想到最近的黄岩岛事件,我想这或许是一种民族间的挑衅行为。哼!你以为中国人就好欺负吗?就在我写这篇稿的两天前的中午,我在那家的蓝色本田思域车上贴了一大张纸,上面用毛笔写上英文:If you park here next time, I will call tow truck! 不仅如此,我妻还正好遇到对方家的女人发动那辆车外出,当即上前交涉。那人居然嘴硬,说什么:“叫警察也好,叫拖车也罢,随你的便!”俨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好,那咱们就骑驴看唱本吧!

  当晚,在我们外出后回到家时,发现菲律宾女人的那辆车停在了她自家附近。妻子自豪地说:“我今天胜利了!” 我估计对方也有可能故态重萌,笑着对她说:“别高兴得太早,‘黄岩岛’的事儿可不是一下就能解决的,你就等着打电话吧。”

  果然不出我之所料,就在昨晚,那家男人的丰田佳美车停在了双方有争议的位置上,此时,我们反而不再生气了,两口子从容地找出“杀手锏”——政府专门整治乱停车的投诉电话(416-8086600)。真的不得不佩服加拿大的法制效率:电话打出后居然不到半小时我家的门铃响了,打开门见到一位穿制服的白人男子,天黑没有看清制服的袖标所以不知道他是属于警方还是市政部门。他指着那辆佳美问我投诉的是不是那辆车,听到YES后,他让我在一个不知名的仪器的小屏幕上签了个名,然后径直走向那辆车。不到一分钟,一张叁十加元的黄票开出来了,它被佳美的雨刷牢牢地夹在挡风玻璃上。关上门我对妻子说:这回你可以说胜利了。

  今晚,我家那个可停车的位置空了出来,我相信邻居菲律宾人的脑子应该清醒了,停一次叁十元毕竟太贵了。这些时他们家欺负人的挑衅行为应该算是以获得不体面的失败而告终。这桩与菲律宾人的较量虽是小胜,但有一种四两拨千斤的感觉。来到加拿大十叁年,类似的小胜以前有过两回。一次是隔壁邻居装修后院升高了地面导致我家后院每逢下雨就积水,还有一次是刚到加拿大时遇到所租楼房的管理员找歪理扣留该煺的押金。总结的经验是:先礼后兵,有理有节,研究法规,一招制敌!我清楚自己没有什么值得沾沾自喜的作为,真正值得夸耀的是我们所归化的加拿大这个法治社会。

相关阅读

编辑推荐